淮南解放:百年煤矿重回人民手中 – 中国军网

淮南解放:百年煤矿重回人民手中 – 中国军网
淮海战役期间和成功之后,皖北乡镇连续取得解放。驻扎的国民党戎行纷繁南撤,妄图以长江为通途,垂死挣扎。摇摇欲坠的蒋家王朝指令其部队在撤离之前,损坏江北重要基础设施。淮南煤矿便是其主要方针之一,他们派爆炸师进驻淮南,乘机施行爆炸。紧要关头,中国共产党联合各界民主进步力气,一起粉碎了国民党的诡计,完成了淮南煤矿的平和解放。一、成功策反两股力气不知你可否知道,解放前是没有淮南市的,现在的淮南市区大多归凤台县统辖,而其时所说的淮南一般指包含九龙岗、大通和田家庵三镇在内的矿区,从属国民党怀远县特别区统辖。1949年,跟着淮海战役的成功,中国公民解放军连续迫临淮南矿区。由于淮南矿区地理位置挨近江苏、浙江,所产煤炭供给津浦、京沪铁路沿线区域及南京、上海等重要城市,淮南矿区在政治、经济、军事、交通上都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因而,在战役局势日趋明亮的状况下,为了到达损坏出产、阻遏公民解放军南下的意图,国民党驻淮南部队打算在撤逃之前,从工人中抓一批壮丁,并摧毁矿井、电厂。淮南矿区解放前夕面对的局势极端严峻。“很有意思的是,那时候人们的心态各不相同。”淮南市委党史和当地志研讨室副主任打开献说,“淮南矿路公司部分领导和高档职工犹疑张望,国民党特别党部固执分子张狂叫嚣要大干一场,国民党刘汝明部队大举抓取公司资产,当地土匪流氓乘机寻衅滋事,广阔矿工和市民则茫然不知所措。”据打开献介绍,解放前夕,控制淮南的军事和政治实力主要有三股力气:一是当地实力派倪荣仙,二是淮南铁路局副局长胡卫中,三是国民党刘汝明部队在淮南驻防的一个旅,旅长刘汝辉。“考虑到刘汝辉地点旅是国民党正规戎行,与当地上联络不是很亲近,不容易被策反,中共地下安排决议将倪荣仙、胡卫中和煤矿局副局长胡师童作为统战目标。”翻开淮南党史材料,咱们看到,胡卫中与胡师童均是无党派人士。胡卫中时任淮南铁路局副局长,兼任淮南矿路总公司差人总所所长、地产处处长和福利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担任掌管铁路修正事宜。胡师童任煤矿局副局长,掌管煤矿作业。两人虽是官方高档管理人员,但对国民党政府的糜烂疾恶如仇。倪荣仙,绰号“倪小郎”,其宗族实力犬牙交错,官至国民党安徽省政府参议,手中具有民团装备,是淮南区域的上层人士。要想平和解放淮南煤矿,有必要倚重他们的作用。时任中共路西工委书记张剑鸣接受使命后,权衡利弊,决议紧紧抓住倪荣仙不放。首要打通关节,再让倪荣仙去做胡卫中和胡师童的作业,终究联合倪荣仙、胡卫中、胡师童,向刘汝辉打开进攻。通过多方尽力,终究安稳了局势,为淮南矿区完好无缺地回到公民手中发明了非常有利的条件。二、护矿奋斗大张旗鼓“现在看来,淮南能够平和解放矿区、工厂之所以没有遭到损坏,悉数物资设备均完好无缺地接纳过来,广阔职工群起护矿、护厂功不可没。”打开献说,“三千矿工拦火车的故事现在还有不少白叟津津有味呢。”作业还得从1948年11月5日说起。这天下午,九龙岗东矿工人袁永胜上班路过火车站,见矿上老板把机器设备、面粉装上火车,预备逃跑,马上告诉工友们。东西两矿三四千工人当即停工,近800名矿工涌向九龙岗火车站。工人们敏捷从铁路两头抬来铁轨和枕木,横架在火车头前面;车门紧锁,工人们就用石头猛砸。在工人的强壮压力下,矿路公司第一次安排的分散车,除运走部分职工家族外,机器设备和各种物资又被搬回了库房。国民党当局当然不甘心。11月24日,国民党部队事前在通往九龙岗火车站的一切路口布满岗哨,预备再次悄悄开动分散车。一位老工人发现后,马上报告了工人代表刘景香。刘景香带着1000多名矿工冲进火车站,将火车紧紧围住。这时,袁永胜也带领一批工人从南门冲进火车站,西小井的工人从西面也冲了进来,大约3000多名工人把九龙岗火车站围了个风雨不透。国民党部队见工人人多势众,一个个吓破了胆,掉头就跑。矿路公司第二趟分散车又被成功阻拦。在这傍边,有两个人是起了关键作用的,那便是胡卫中与胡师童。在淮南煤矿的不少高管纷繁南逃之际,胡卫中与胡师童却挑选留下来参加护矿奋斗。本年79岁、曾担任淮南矿业集团档案馆副馆长的王佑楼白叟给咱们讲了个故事。1949年1月初,中国公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亲自给掌管淮南煤矿局作业的副局长胡师童写信,期望他声明大义,统筹兼顾,留在矿山,坚守岗位,全力维护好矿山产业和矿工生命安全,合作矿区地下党安排,随时预备迎候公民解放军进驻矿区。“这封信更激发了他们留下来敷衍杂乱局势的勇气。”王佑楼说。王佑楼剖析以为,在维护煤矿的问题上,胡卫中、胡师童和倪荣仙都是支撑共产党主张的。由于,作为爱国的实业家,胡卫中、胡师童不愿意看到自己为之支付血汗的煤矿毁于一旦。倪荣仙则以为,煤矿的建造繁荣了家园经济,他从煤矿得到了许多利益,假如煤矿被炸,不只本身利益受损,并且矿工赋闲,当地治安也难以保持。早在1948年11月,胡卫中被任命为“淮南矿区非常时期执行委员会”主任委员。他一面敷衍国民党当局和总公司安排的事宜,一面支撑矿工示威和建立护矿、护厂、护路队,并发给工人枪支弹药,指挥矿路差人巡查放哨,驱逐土匪,捍卫矿山。与此一起,潜伏在淮南煤矿的中共地下安排活跃打开活动,建立了淮南矿区党支部,方刚任党支部书记,下设大通、九龙岗、电厂三个党小组。方刚与党支部通过安排“读书会”“足球队”“沙龙”以及串门子、打牌、集会等方式,发展党员,吸收主干,联合进步分子。1948年末,依照上级党安排的隐秘指示,在征得矿路公司领导人的大力支撑后,方刚等人敏捷安排起8支1300多人的护矿护厂队,旗帜鲜明提出了“反抓丁、反土匪、反损坏”和“护矿山、保饭碗”等标语,打开护矿护厂举动。护矿队在阻挠国民党戎行运送煤矿设备、在矿工中抓壮丁等一系列举动中取得了一次次成功。在这期间,方刚等人的共产党员身份一向没有露出。三、化解危机解放煤城1949年1月16日清晨,国民党戎行逃跑之际摧毁了蚌埠淮河大桥,一起将一火车皮30吨炸药运到大通矿,宣称受命摧毁淮南煤矿和电厂。局势非常危殆!曾参加淮南解放、时任豫皖苏军区六分区十二团政委的霍大儒在回想文章中说,“1949年1月10日淮海战役成功后,咱们十二团便在凤台、怀远之间的淮河北岸休整。1月16日,国民党在逃跑之际摧毁了蚌埠的淮河大桥,咱们都听到了那惊天的巨响。淮河彼岸驻有刘汝明的部队,依据状况判别,他们必定要对淮南矿区进行损坏。状况危殆之时,咱们自己决议打进淮南,解放淮南。尽管上级事前没有安置咱们解放淮南的使命,尽管咱们乃至来不及和上级联络……”而此刻,得到行将摧毁淮南煤矿音讯的胡卫中匆促找到胡师童和时任大通矿矿长张光正,紧迫协商决议,一方面请倪荣仙等人向爆炸司令示威,一方面由张光正安排护矿队维护好矿井,胡卫中和胡师童担任打通国民党驻军关节。尽管倪荣仙在国民党部队官员中的游说作用较好,但军令难违,驻军和担任爆炸部队的头头都怕对南京欠好交待。“这时,倪荣仙和胡卫中就向他们献计:共产党进矿时,驻军能够对天鸣枪以示反抗,然后撤离;接着,矿山和戎行能够一起向南京发电谎报,因矿工聚众闹事,炸药未能安放到位,大批共产党部队又忽然进矿。”张剑鸣回想说,国民党驻军和爆炸部分采用了他们的主张。通过咱们的一起尽力,1月17日晚,爆炸部队撤离淮南,国民党戎行摧毁煤矿和电厂的诡计破产了。我公民解放军方面,据霍大儒回想,1月17日,他们几乎没有来得及做渡河预备就向淮河开进了。抵达淮河北岸已是下午3时,彼岸洛河镇守敌数百人,在我军轰击下都快快当当逃跑了。很快,一些乡亲们主动地敏捷把几十条船悉数划到北岸,渡他们过河。“傍晚时间,部队渡河结束,咱们就在岸边研讨作战布置,决议主力攻击田家庵,另以两个连强攻大通,戒备九龙岗可能来援之敌。当夜12时战役打响,部队敏捷刺进敌阵,打开剧烈近战。通过数小时战役,消除了大部分敌人。在我军事压力、方针感化和矿区地下党的作业下,九龙岗方面派代表,欢迎解放军前去商谈接收详细事宜。”1月18日清晨,豫皖苏军区六分区十二团团长蒋翰卿、政委霍大儒,在田家庵与方刚、胡卫中、胡师童、张光正、倪荣仙等人碰头,就解放淮南等重大事项诚实交换意见,一起宣告建立暂时军事管制委员会和以蒋翰卿为司令员的暂时警备司令部。随即,政委霍大儒率部队抵达大通矿,遭到数万名矿工和市民的夹道欢迎。当日下午5时许,霍大儒就在九龙岗矿北门外足球场举行大众大会,庄重宣告:淮南煤矿平和解放,矿工是矿山的主人。从此,淮南公民从漆黑走向光亮,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以主人翁的豪放姿势,迈上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造新中国的巨大征途。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