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啊你,咱们来日方长_原创_中国西藏网

你啊你,咱们来日方长_原创_中国西藏网
人们说,但凡到过的当地,都会成为你性情的一部分,或自豪放纵、或谦卑尊逊,这些都会进入我们的身体,进入我们的心,然后在岁月的敦促下改动我们对这个当地的观点,就像我对这座被藏在深山里的小城……  你,悄然“窝藏”了传奇故事   云层厚重的挂在天上,飞快行进在国道线上的车子和云层中挤出来的阳光捉迷藏,迎着斑斓的光线,从西藏自治区昌都市八宿县然乌湖敞开一段新的旅程,心儿像缠在山腰上的杜鹃花,开得猖狂且鲜艳。  从然乌湖一路开往县城,阳光任意地穿透车窗,一路奔走的人在摇摇晃晃中昏昏欲睡。在县城的鸿沟,车顶上倏然飞旋来一只雄鹰,有人激动的叫喊着,但它飞快地消失在我们的视界中,空留一个个刚掏出的相机、手机惋惜的贴着车窗玻璃边,也许是它不肯被定格在某个画面里,但也可能是想让我们留下少许惋惜,期待着下次的相遇。  怒江两岸的风炽烈地吹刮着脸颊,像是在提示我们千万别忘记那些被藏在深山峡谷里的英雄好汉。多拉神山上散落的石头,更像是在暗示我们必定要记住附着在这些石堆上的传奇故事。正如这儿的大众每日请求,也许是想唤醒熟睡在这座神山上的神灵,请求风调雨顺、万事皆安。  你,悄然“躲藏”了天上人间   翻过红拉山,一步步迫临盐井,抵达这所西藏仅有的天主教堂,上百年的葡萄树、核桃树里必定都住着会讲故事的精灵,用风儿吹过树叶的动静悄然把故事讲给我们听。走进盐井天主教堂,所有人都被它的稀有共同所招引,这个当地其实我来过很屡次,可是每次来都觉得美妙,美妙在于酥油茶和红酒的交相辉映,天主教和藏传佛教的友善共存。图为澜沧江两岸的千年古盐田 航拍:陈卫国  在这儿,其实夸姣的不是天主教堂,而是笼罩在这个村子、这个镇子里的情谐和气氛,折射出当地大众独有的日子方式和文明沉积。图为盐井天主教堂主楼 拍摄:陈卫国  格萨尔王的传奇故事,回旋在澜沧江的两岸,盐井千年古盐田里的每一粒盐都是老大众对日子的期望,盐民肩上的扁担,挑起的不仅仅是日子的重担,更是1300多年来沉淀起来的文明遗产。  “我们一点也不觉得苦,由于我们看护的是天上人间。”上一年,一位一般的村干部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水深流慢,风动山静,这儿的天上人间必定能够满足这些盐民的漠然韶光,变得温文又安静。  你,静静“看护”着千古将门   车子行进到一线天峡谷时,天空中就铺满了灰蒙蒙的云雾,看不到一点光的姿态,黝黝看得出少许光,如同所有人的哀愁都被蕴藏在那里。在纠缠含糊的细雨中,与一个含蓄地讲着故事的小城——洛隆县相遇。  硕督镇、古城墙、清代汉墓群、硕督寺……都在消沉的气压中保持着自己的冷傲,深睡于这儿的清代将士们,你们看护的这片土地,现在正如你们所想、所愿相同,安全、吉利、安定、调和。姻缘树、联合树,现在的你常常看到在你面前祈福、许愿的人们,必定很欣喜吧。  图为昌都解放纪念碑 拍摄:雪域大侠  昌都,知道你的第五年,你早已进入我的灵魂  你,是座一般的小城  满眼都是一眼能够望到头的路  我也会庸俗从众而行  你,也是座奇特的小城  能让我安心入俗  安然承受你的柴米油盐  所以我毫不勉强  一头扎入这个悠远的小城  所以  你啊你  我们来日方长  (我国西藏网 文/任月玲)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